珺佳码酷三维码三维码接下来会取代二维码功能这是必然趋势,二维码的入口和输出,兼谈电子凭证内涵
分类: 产品展示   发布时间: 2015/2/2 16:50:14 
 

为什么目前大家会把O2O和二维码放在一起进行热议? 其中 O2O本质为商务在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之间的互动行为,从现象来看,分为线上到线下输出方式(电子凭证),线下到线上入口方式(电子标签)这2种方式。


我们先分析一下目前的线下到线上入口方式,以前主要是通过PC设备与线上虚拟世界进行互动,现在越来越多的通过如手机,电视设备,车载设备等不同于PC的设备与线上进行互动,目前无疑手机是除PC外与线上交互的最常见设备,被大众所使用。我们来看一下作为手机是如何与线上进行交互的, 10年前靠按手机上的按键,按手机按键和敲PC键盘本质是一样,但这种方式不是人的最原生态触发行为,因此5年前,伟大的乔布斯根据禅学中“直见心性”的道理,将触发人们最原生态行为的六识(即“眼识,耳识,鼻识,舌识,身识,意识”,就是常说的视觉、听觉、味觉、嗅觉、触觉、直觉)中的触觉行为引入手机输入中,使人通过与手机的接触行为(比如滑,点击,碰。摸等)快速进入线上互动;1年前,随着AR技术和语音识别技术的突破,视觉和听觉作为设备的输入行为也可以快速与线上进行互动,比如苹果的Siri技术聚焦在听觉,谷歌眼镜技术聚焦在视觉上。但是视觉技术还是听觉技术,目前的应用都是与线上进行耍酷式的互动,如果应用于线上线下的商务行为(营销、交易和消费体验等),这种耍酷的方式显然不适合。

因此,二维码电子标签作为线下到线上的桥梁进行触发被关注了,根据线上的商务规则,通过编码手段将商品等信息编成一个二维码图形,放在线下随手可得的地方,线下结合一些营销的环境和手段,让人看到后,利用手机摄像头和手机APP中拍码功能在线下去识别二维码,快速实现线下到线上互动。

于是很多鼓吹“二维码是移动互联网”的入口论就是基于这个道理展开的,其实本质是商务行为应用于人机互动时,视觉技术一种演进过程,但由于视觉技术目前受制于条件限制,采用了加工后的二维码图形做桥梁(这里二维码桥梁解决快速输入,多屏幕输入等),如果AR技术未来继续演进的话,直接原生态的图形识别能快速应用,二维码作为线下到线上入口论,也将被取代,所以网上近期一篇“QR码,你的死期快到了”文章还是有一点道理的。因为这毕竟是人机交互中人的原生态触发行为的演进过程。


人机交互的触发是一种入口,物与物交互的触发也是一种入口,这就是业内一直对比的NFC和二维码之争,如果线下环境采用RFID的电子标签,手机通过NFC快速识别线下环境的RFID电子标签,这种入口也是很合理的,而物与物交互,无须讨论人六识的触发。所以,入口论本质是线下线上交互的触发论,二维码的入口论也不外乎于此。

下面,我们再分析一下,线上到线下的输出论,就是常说的电子凭证,当我们通过线下与线上进行交互,在线上开展了商务行为,产生了记录这些商务行为的信息,而由于线上和线下环境的变化和多角色参与,输出物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环节,其实本质是2点,第1就是承载订单、支付、消费体验等商务行为的信息要存储在多个角色中(目前至少三个角色,分别是个人用户、线下商户、线上电商三者);第2就是这些商务行为的信息是可追溯的。目前秒杀也好,团购也罢,最大的问题就在此,当线下商户以不同原因“抵赖”(比如说,该线下商户宣称它的商品从来没授权给某线上电商销售),线上电商以不同原因把订单“删除”(比如说,告诉我们“由于操作员操作失误,不小心把某商品标价为1元”),作为个人用户怎么办?所以,这就是关注线上到线下输出物(电子凭证)的原因。

因此,入口论更多的是考虑人机交互的触发行为,因为相对于物与物交互,人机的交互成本更低且更具有智慧性。而输出物更多的是考虑线上与线下的快捷、安全性。从我认为作为承载到线下输出论的电子凭证要符合7个特点:1、目前最好基于手机;2,低成本数据通道传递;3、安全和标准;4、快速识别;5、商务多样性的平等;6、低成本生成;7、个人用户能够快速通过眼耳身三识感知。

基于此,我们来看看,目前常见的基于手机的电子凭证实现方式有哪些,1、数字串(含字符串),有些公司搞了一个分几行的字符串(数字串),自称某某码,呵呵,其实这种是自欺欺人的浮躁方式,本质还是数字串(含字符串);2、二维码(含一维码,三维码);3、基于NFC方式。当然也出现了用声波等其他方式实现电子凭证方式。

基于手机数字串(含字符串)的优势在于简单,容易做为传统的密码方式,可以采用短信方式传递,但最大的问题在于快速识别上,数字串需要人工输入,不管是从外设输入手机中,还是从手机中输入到外设;其次它看上去就不象凭证,容易在交互中被别人记住,不适合长期作为卡方式存在,做多业务形态的电子凭证存在安全风险,因此目前基本常用于单业务的电子凭证业务。

而基于手机的二维码,非常适合做多业务电子凭证(如图),且不说它比数字串更大的容量,更强的容错率,安全性更高,单从用户感受而言它就像凭证,而且输入方式采用识别,无须人工输入,不管是手机去扫描二维码,还是手机上的二维码被其他设备扫描,都很容易,目前比较大的问题在于利用手机彩信传递,导致达到率相对较低,但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,手机上基于WAP,基于微信,基于微博私信,基于邮件,基于手机APP的传递方式未来取代手机彩信传递已成可预见的趋势。

基于手机NFC方式来做电子凭证,本质就是单一ID做凭证和手机技术发展的结合。这里,我们需要说明一下为什么手机二维码比基于手机RFID方式做电子凭证更加适合?

目前很多人鼓吹NFC,以为NFC的成本降低到和二维码一样,手机NFC方式取代手机二维码成为电子凭证的主流,那是因为他们不懂什么叫电子凭证。凭证的本质,是线上到线下的输出论。回到本源,是记录多样性的商务行为发生或者完成的,用来证明该商务事项已经发生或者完成,以明确多方(至少三方,线上平台,线下商户,个人用户)商务责任的。看看目前基于手机NFC的应用,在没被使用前,实际交易双方(线下商户的营业员和个人用户)已经被知道是什么类型的业务,比如它就是一张储值卡业务,就是一张门禁卡业务,就是一张会员卡业务,当个人用户在交易场所被使用的时候,拿出NFC手机,营业员基本上就知道她要给你办什么业务,比如是现场支付、进门、会员优惠折扣。这就违背多样性的商务行为。

但手机二维码做电子凭证却不是这样,当个人用户拿出手机二维码在机具上被识别前,其实营业员不知道她要给你办什么业务,是给你某个商品,还是给你权益。只有当识别被发生的时候,线下商户的营业员才知晓。这就是凭证的多样性业务原则,它不是支付,是单一性业务的。除非NFC芯片分为很多扇区,同时这些扇区被不同组织定义,大家全部按照这些扇区来存储不同业务凭证,而且改造识别机具先对手机NFC不同扇区的识别,再对业务识别,不然,基于手机NFC方式做电子凭证,只能被原来ID做凭证的基因限制住,就是定位在具体现场的单业务电子凭证中,不符合凭证多样性原则。由于电子凭证本身的低成本原则,手机NFC方式应该先定位于现场支付卡单业务应用(取代实体信用卡,储值卡),不应该先定位基于多业务低成本的电子凭证应用上。

因此,在O2O时代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移动宽带速度提高,单业务电子凭证基本会在体现在手机数字串方式,比如兴起的团购,电影票选座,由于是单业务形态,一般就是某一方(业务方)主动发起,另一方(商户)并不在意。但一旦选择手机二维码作为多业务的电子凭证方式,业务本质发现了变化,我们举目前手机二维码电子凭证业务中最常见的集团采购业务举例,从业务方(比如某银行),它关心的多业务,应该是希望它的会员卡权限和它的营销回馈等业务的商品覆盖面广,其实,业务方更关心的是用户的行为和喜好,而不是商品本身,因为业务方本身不生产和维护商品;而从商户方考虑的是,他们更关心的是商品或服务本身,因为他们知道吸引用户使用或享受他们门店,核心就是这些商品和服务,商品的选择,改进和维护本身是他们关心的。都是以商品来引流,但着力点不同,业务方选择用户喜闻乐见的商品来引流,而商户选择不同渠道(比如不同业务商,不同网站等等)来引流。在这样的多对多业务形态中,对业务商、商户、个人用户对电子凭证的技术和服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也就是多对多业务的存在,使二维码作为电子凭证广泛采用,我们在未来几年内均离不开二维码电子标签和二维码电子凭证生活(如图:李先生的二维码电子凭证生活)。


这就是二维码的入口论和输出论,大家经常看到很多手机APP上,因为由于不同的应用要求,既有识别软件去拍二维码(这是入口),又可以在手机上生成二维码(这是输出)。基于二维码入口的应用目前常见的是交换名片,上网,识别文本,溯源,比价等,前3者应用目前零门槛,后2者主要是比后端线上强大的云计算和云服务能力。基于二维码输出论的应用目前主要是基于线下商家资源做企业采购,线上生活服务类电商,社会化营销等,这些应用需要强大的运营支持体系和业务能力来实现。

最后,作为个人用户,如何区别二维码入口(电子标签)和二维码输出(电子凭证)这2个应用,请记住这样一个形象比喻:二维码电子标签好比人的外衣,二维码电子凭证好比人的内衣。外衣经常被别人看到所以备受点评,而内衣是自己感受且天天换洗。所以只要你不要干内衣外穿的事情,你手机上二维码凭证就是你的隐私,不会象二维码标签那样暴露在外面。